前言-出發當天我還出差,晚上9點的車,8點半要到車站,我7點半才回到家,匆匆忙忙的洗完澡弄完行李,剛微波的咖哩湯吃不到一半就匆忙丟進洗碗槽趕著出門了。

辦公室的西語老師說貝里斯正遭颱風侵襲,人在貝國的雅嵐問說狂風暴雨是否取消?Vio送我去車站時也問何不改期?我笑答車票買了假也請了,不想再改了,但其實我每次出國前都會抗拒異常心情低潮,要一直到抵達旅遊國之後才能真正放鬆,旅行那麼多次了,沒有例外過,所以與其改期再換來一次低潮,還不如就一次解決了吧!

去貝里斯要玩什麼?還真的不知道,只是想找個近一點的地方度個4天假,出國不習慣漫無目的,所以還是做了功課。各大旅遊書直指Blue Hole(如上圖),身為一個還沒下過鹹水的初級潛水員,以它當目標應不為過,所以藍洞就成為我唯一的目標了。簡單的做了一下計畫,第一晚夜車,第二天中午到貝市,晚上到Caye Caulker(以下稱CC島),第三四天全天潛藍洞,第五天早上回貝市逛,中午過後離開回瓜搭夜車,第六天一早到就直接進辦公室上班,一刻都不浪費的超完美旅遊計畫。

帶著我的完美計畫、夜車三寶(眼罩,耳塞,連帽外套)和電子四寶(手機,相機,iPod,PSP),就開心上路了。

俗話說「夜車帶三寶,狂睡沒煩惱」,有了夜車三寶,真的是「過站不會醒,一覺到天明」。眼罩防光,耳塞防噪和外套防寒,整裝完畢快樂上車後不禁偷笑,除非翻車,不然我一定是直接睡到貝里斯市去了啦,哇哈哈!



災難-災難指的並不是我的災難,雖然說對我也造成了一些交通上的不便,但比起貝里斯的國民,我算是好運的多,車子只開到瓜貝邊境,就因為連日颱風豪雨導致橋斷及水淹馬路,讓我們一群死老外(沒錯,我也是死老外)走了2公里的路過邊境,然後在邊境苦等車子的到來。其他的老外很能等,乾脆做起日光浴來,我等了1個小時後有點受不了打電話給貝里斯分公司,看有沒有人能來救我,或是我坐近乎搶劫的計程車離開,不管怎樣,我都是自動放棄後段的車票就對了。

雖然說貝里斯分公司離邊境不遠,但林團長親自開車來救我,我倒是有受寵若驚的感覺,但更讓我驚訝的是,林團長車上放的歌,是SHE的中國話!你知道當團長都不是年輕人了,大部份聽的都是台語歌或是日本歌,我還記得有一次只是去移向團長的車,車子一發動就開始放起佛經來,讓我當場有一股升天的感覺。大概也就是什麼人聽什麼音樂吧,林團長似乎也和年輕人親近許多。

告別了林團長和兩位志工妹後,我就自己搭著當地的School Bus繼續往貝里斯市出發,這時我還不認識貝里斯的公車和公路系統,只覺得在San Ignacio這個城市,不用進公車站就可以坐車直達貝里斯市,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貝國的公車很便宜,坐了快三個小時的車,還不用100元台幣,沿路上免不了刮風下雨又出太陽,人在車子裡就和洗三溫暖一樣,配上雷鬼音樂(我覺得這是貝國的主流音樂),真是加勒比海邊才有的風情。運氣很好,下車的時候沒有雨,而且我本來以為會搭不上最後一班船去Caye Caulker,結果因為是週末所以有再加開,就開心的上船出發到島上了。

末班船開抵CC島的時候,已經6點半了,天色則是完全黑了,一群人坐在船艙裡不說話也不開燈,倒真的有股偷渡的感覺。

到了島上之後,我已經訂了Tina's Backpackers Hotel,一個晚上只要10元美金。不過到了現場,我發現是很熟悉的景像,一群死老外在裡面鬼叫喝酒,一個Dorm塞了8-16張床,這種典型的Hostal曾經是我旅行的最愛之一,它是認識朋友的地方,它是最便宜的地方,但不是可以讓你好好休息的地方,現在我已經轉職成Peace Traveler了,所以和主人說聲抱歉,我找了一間安靜的旅行,過了寧靜的一晚。

註: Blue Hole圖片來源 http://www.lifeinthefastlane.ca

---待續






圖文來源:道德重整委員會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O 的頭像
CATO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