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馬是一個很進步的地方。」每一個聽到我要來巴拿馬的人都這樣告訴我。下了飛機之後,所有的景象也是這樣一再的告訴我。我看著機場一個一個候機室,一直到我和Paloma和美美她們碰面,驅車來到巴拿馬市,看見幾近午夜的時候馬路上仍有車潮,看見馬路竟然是「寬闊的三線道」,看見這個城市居然有高樓。「巴拿馬是一個很進步的地方。」我和美美還有Paloma這樣說。真的,如果不是待了七個月的宏都拉斯,身為一個台北長大的孩子,我全然無法理解當初在台北習以為常的景象,居然能讓我這樣的感動。


對於巴拿馬市,現在有點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說起,但還是要想辦法起頭,我想,就從高樓大廈開始說吧。


4/6/2009





有高樓大廈的城市,這是我對巴拿馬市的第一印象。這兩張照片是我和美美在他家後面社區快走兼運動的時候照的。別的不說,光巴拿馬首都可以在路上快走運動,我就已經覺得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我對巴拿馬市的印象就是到處都看得到高樓,而且似乎四處都有一些工地準備再蓋新的大樓。這和我已經待慣的宏都拉斯不一樣,宏都拉斯首都Tegucigalpa確實是有高樓,然而它是那麼稀疏,就好像荒山上的野樹。而我住的狗馬鴨呱就真的沒高樓了,我同事有一次和我說「有一個西文補習班是在一個高樓裡」,我到那邊繞過好多次了,至今仍然找不到,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哪裡有她說的高樓。巴拿馬市是一個成長中的城市,雖然下次再到這裡不知是何年何月,但我想會完全不一樣吧。


4/5/2009


然而我的巴拿馬市不是這樣揭開序幕的,在下飛機的隔天,我們醒來以後就立刻去衝港式飲茶。巴拿馬有十分之一的人口是華人,因此當我們走進港式飲茶,座上滿滿都是華人面孔的時候,我居然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偷偷想在座位上扭動。如果不是他們嘴巴講的是我幾乎聽不懂的廣東話,送茶點的卻不協調的是拉丁美裔或是黑人,我真的有一種從新回到台灣吃飲茶的感覺。我無從判斷這裡的飲茶道不道地,畢竟我也沒有道地的飲茶經驗過,不過當他們推著一車車一籠籠的點心上來時,我想他們還是有些樣子。


吃完港式飲茶之後緊鑼密鼓的我們又去吃下午茶(還是中間有活動我忘了),下午茶沒什麼好講的,就是很精緻的點心。再來就是去逛手工藝市場了,我們要逛的是5 de Mayo,翻成中文叫五月五日。在巴拿馬市來說,這邊似乎是比較危險的區,Paloma甚至都還沒有逛過這邊呢。然而對在宏都拉斯討生活的我來說,這邊的氣氛是非常祥和的。


我很喜歡這邊的手工藝市場,手工藝和宏都拉斯比起來幾乎可以說是完全不同風格。我在這邊花了不少美金,其中我最喜歡的是一種叫tagua的樹果刻成的藝品。我看了一攤非常滿意,但決定等等再來好好的殺價。只是星期天很多攤位都沒開,而我們逛完其他攤位想回來殺價時,攤子卻收了,哭。註定了我還要再來的命運。


後來我們跑去Albrook Mall,很大的一間Mall,不過沒什麼特別的。巴拿馬雖然有錢人多,然而平均消費力我想還是沒有台灣人強,不覺得這個mall裡面東西有比台灣好到哪裡去。等我真正拿出相機的時候,已經是日落時分我們要去Amador了。


Amador是巴拿馬市旁的一個小島(我不確定島是不是就叫這個名字還是其實只講附近的某一塊),靠著一條兩邊都是海的長堤把它和巴拿馬市連在一起。本來我們是要來這騎腳踏車的,不過時間有點搭不上,變成是在散步兼聊天。













我們沿著長堤走,亂聊天,一開始聊的話題是宏都拉斯和這裡的不一樣,後來變成在聊待在拉丁美洲的意義。



一直到了華燈初上我們才離開去吃飯,但事實上是走累了。


4/8/2009


不過五月五日其實不如我剛剛說的那麼平易近人,因為對沒買到的Tagua一直念念不忘,所以當星期三結束了我自己的行程,我又搭著計程車回到五月五日。剛上車的時候,司機以為我是本地的華人,一直和我聊天聊到我西文破洞,很尷尬的說我其實是外國人為止。而好心的司機知道我是外國人之後,就開始沿途告訴我危險的地方。「Aguí, peligroso. (這裡,危險)」每開到一個地方就告訴我哪裡危險,一連說了二十幾次,後了最後他說:「Aguí,....(這裡)」我自己接了「Peligroso, verda?(危險,對吧?)」也不是我在開玩笑,有些地方是真的連我都看得出來應該很危險,因為完全就是電影裡那種貧民窟的樣子。如果說宏都拉斯的某些區域是窮困,就是根本就沒有建設起來過;這邊的貧民區就比較像是破敗了,是曾經繁華過再把它破壞,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當那些居民盯著車上的我瞧,眼神流露出來的空洞,真的讓我有害怕的感覺。


於是我買了我要的東西以後就匆匆離開。


4/10/2009


巴拿馬市才不是只有這樣而已。最後一天的巴拿馬市才是我巴拿馬市的重點。對我來說,巴拿馬市有兩個必去的地方,一個是Panama viejo,另一個是Casco viejo。


Panama viejo是老巴拿馬的意思,是巴拿馬市最早被建設起來的地方。一開始所有的人聽到我要到Panama viejo,都勸我不要去。不是因為這邊危機,而是他們覺得這邊不值得一看。然而對我來說不是這樣,我就是喜歡這樣的破舊氣氛,因此聽到遺跡的時候,我的眼睛整個亮起來。







我們剛到的時候這邊剛好有聖週/復活節的相關活動,上演的是羅馬兵欺負主耶穌的戲碼。這是舞台,是個教堂遺址。





整個Panama viejo其實都是像這樣,都是破舊的殘牆。所以有的人會說就是幾面破牆,然而我就是喜歡這種破舊的味道,它可以讓我沉浸在自己很有文化水準的假象裡面。



這邊的烏鴉很怪,一群都一直抬頭往上看,配上天色真的很詭異。但是我不會受騙的,他們就是要引人一起抬頭往上看。





鐘塔,這個本來是教堂的鐘塔,在這邊算比較完整的建築,可以入內參觀。



鐘塔往下看。





鐘塔內往外拍。



鐘塔的背面照。


仔細想想,其實自己還滿喜歡Panama Viejo的,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不值一逛。而且對我來說,感覺這裡是個拍婚紗的好地方,完全可以拍ㄧ些很矯情的照片,如果不幸要在巴拿馬市拍婚紗,我覺得這裡會是ㄧ個好地方。


Casco Viejo是舊頭盔的意思。是巴拿馬市第二個發展起來的地方,相較於Panama viejo的破損,這裡的建築幾乎都是完整的。然而Casco Viejo周遭多是貧民區,如果不是因為巴國為了整頓治安,送了很多警察進來,這邊也會治安堪虞。整個區都很有歐洲風情, 007的量子危機甚至有用幾個景來拍攝。不過我也是聽說的,我不看007很久了。







司機丟我們下來的教堂。



國家歌劇院。







他們說的沒錯,其實這裡是走歐洲風。









我必須承認,巴拿馬是給我的感覺不像是拉丁美洲,他其實比較像是歐美,人種混雜,建築風格也和宏都拉斯看到的全然不同。



有拍照例就要放,街角慵懶曬太陽的兩隻野貓。



巴國勸學圖。





Casco Viejo其實是靠海的,非常適合古裝片演想不開就跳海的景。回頭望去,海的一邊還是巴拿馬市,但是進步的巴拿馬市。巴拿馬市是ㄧ個新舊交融的城市,站在Casco Viejo往另一邊望去,會有一種高度反差的感覺。



當地戲水的孩童,我認為他們正在計畫要把另一個壓到水裡去,和樂融融是表面的和平。



如果我沒搞錯的話,這是巴拿馬的獨立紀念碑?





Casco Viejo的日暮時分,不要問我柱子左邊的人在做什麼,我真的不知道。



那些綠色棚子就是007景的隔壁,不要問我為什麼沒拍,我有拍,只是不好看就沒放上來了。





Casco Viejo瀰漫著懷舊氣氛。然而這裡也不是表面上那麼漂亮,事實上周遭也是貧民窟,所以之前治安也不太好,不過巴拿馬政府為了維持觀光客安全,調了很多警力在這邊,所以其實三五步就會看到ㄧ個警察,巴國總統府也在這邊,只是無法走近去拍。


我喜歡Casco Viejo和Panama Viejo所感覺到的氣氛,光在裡面走就有一種受文化薰陶的假像。而我的巴拿馬之行是在這裡做為收尾。






圖文來源:垃圾桶裡的鮮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O 的頭像
CATO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馬蘭奴
  • 離開巴拿馬城治安會好一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