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berto(都叫他Humbe,我直接翻作溫伯)是我們跳舞班同一期,從腦殘復健班跳到全場縱橫班的重要伙伴。他是個比我小一歲的土木工程師,但是說他比我大五歲都有人相信。也因為他成熟的外表,結果兩次傳緋聞的對象,都是50歲左右的阿桑,不要小看那二個看上他的阿桑,可都是保養有成事業龐大的熟女咧。他的老婆Rubi還是大學生,我也忘他們從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反正一交往之後,就離開了我們夜夜趴的行列,我們團隊在缺了溫伯這個主力之後....唉....還是照趴不誤啦!


這次組團去參加他的婚禮,要去離瓜京4個小時車程的Xela。我們為了車子和住宿的事情弄了很久,車子比較不好橋,他們知道我是開公務車,里程使用都要登記的,所以直接沒有把我的車算進去。13個人分3台車,結果出發前二天他們興奮的和我說:「Mario沒問題,車子都安排好了,你和其他4個人一起坐一台Yaris!」有沒有搞錯?!Yaris讓我一個人坐後座我都覺得太小了,還5個人擠一台咧。我和他們說,不要那麼辛苦了,我決定開我的CRV去,油錢大家分攤!


一身帥氣的到了主廣場旁舉行婚禮彌撒的大教堂,人山人海的場面好不壯觀,現場觀禮鄉民的大概超過300人,現在陳水扁的場子搞不好都撈不到這麼多人,我想溫伯和Rubi應該也是當地望族吧。後來才發現,因為是廣場大教堂,因此很多鄉民只是來彌撒,和本婚禮無關,這你從離場時的人潮動線就看的出來了。新郎新娘的賓客走一邊,慢慢和新郎新娘寒暄問好,鄉民發現沒東西吃時則是飛也似的從另一道離場。


我其實很怕彌撒的,又不是教徒,又不想聽神父牧師唸一大堆,說穿了就是無聊沒事做,但這些年來參加N場婚禮彌撒早就讓我記取教訓了,手機裡先灌好一堆遊戲是很重要的!然而彌撒實在是久到讓我玩新接龍玩到手機差點沒電,我有帶PSP,但我想那個場合似乎不太方便拿出來。


重點是晚上的結婚趴,男生們很簡單,反正穿在身上西裝就是繼續穿著就好了,所以我們六點回到旅館想說整理一下就好了。我想是七點可以出發吧,結果女生本來已經穿著禮服,竟然可以再升級變成晚禮服!足足弄到快九點才出發,我倒是關心東西會不會被吃光啊!到了現場,竟然是在放Marimba!(註) 我們差點沒有摔倒在地上,有股想上街和年青人跳嘻哈,結果發現都是老人在打太極的尷尬。馬上把溫伯叫過來:「喂,溫伯你搞什麼鬼啊,大老遠來你叫我們跳Marimba哦!」他忙著解釋著:「晚一點晚一點啦,我家人和老婆家人都是老人,只能跳這種的,給我一個小時,一個小時!」我實在是連一個小時都等不下去,於是上場跳了我生平第一支Marimba,緩慢的節奏,讓我想起當年我打籃球骨膜受傷後的那一段復健,我只想說,我體會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心靈平靜,然後覺得青春無限好!


跳舞跳到一半,新娘來丟捧花,大家來起閧下,是新娘的妹妹接到捧花!此時叫現場未婚男士到場中央集合,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新郎伸手進新娘裙子裡拿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出來,沒見過世面的我大吃一驚(不是一斤),趕緊問朋友那是什麼鬼,朋友說是Liga,我當時不知道什麼是Liga,反覆確認那不是女生內褲!再來就男生圍一個圈圈新郎丟Liga,和新娘丟捧花無異,丟三次我中獎三次,會不會太好運啊,買樂透都沒有這麼神,根本就是設計好的嘛!結果拿到Liga的男生就要和拿到roma(捧花)的女生上場跳舞,清場清場,然後全場就看一個chinito和一個chapina在共舞!Liga就是襪帶啦,我事後問朋友,原來這兒也有這樣的傳統,算是我少見多怪了。聽說接到捧花和襪帶的就是下一對要結婚的人,我連女生的名字都還沒有問,就直接發好人卡了,謝謝再聯絡。


晚上二點回到旅館之後,繼續開After Party,不過我已經累了,加上我聽不懂他們說的笑話,或是我真的覺得不知道好笑在哪兒?諸如「一隻大象躲在一朵花後面叫什麼?」答案是OOXX(我聽不懂的單字);或是「有個很醜很醜很醜的人要上傳照片到Facebook上,結果就被防毒軟體擋下來」之類的,他們是笑翻天,我則是累翻天,隔天還要開車呢,還是早早去睡吧。


這群跳舞的人真的很好玩,我們除了混夜店和跑趴以外,也常組團出去玩,去湖邊去海邊去其他地方,雖然最後也是免不了去當地舞廳踢館軋舞,但至少白天的活動都是健康陽光又有活力啦!這群朋友豐富了我在瓜國的生活,我愛你們啦!



註:Marimba音樂可以到這兒試聽,http://www.youtube.com/watch?v=QCx490QYp2o&feature=related






圖文來源:道德重整委員會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