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從去年Benjamin還是待退役男的時候,我們兩人就一直想到Omoa來看碉堡,不過時間一直沒找到,後來他退伍了我也忙著準備去其他地方遊玩,Omoa行就一直被我擱著。今年一月適逢昭君出塞,忙上加忙根本不可能出遊,到二月想說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好久沒有小旅遊了,決定無論如何二月一定要衝向Omoa。杜甫說:「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所以我和新人Alejandro兩人相約往Omoa出發。


我們八點不到就從宏都拉斯殺手O老師家出發往Omoa,因為O老師家剛好就在SPS往Omoa的路上,所以我們直接在路上搭了小巴就出發了。


來介紹一下Omoa好了,不然一下SPS一下Omoa,感覺這篇文章充斥著一些沒人懂的名詞就很糟糕。SPS就是San Pedro Sula,宏都拉斯第一熱鬧第一危險的城市我想應該不用多說了。Omoa是位於宏都拉斯北方快要和瓜地馬拉交界的一個小城鎮(距離與瓜地馬拉邊界約64公里左右),正式的地理位置是位於Cortés省,但也不是什麼行政中心(Cortés省的行政中心應該是Puerto Cortés ,有禮貌的港口),它就只是一個小城鎮而已。


Omoa接鄰加勒比海,居民(好像)是以漁業維生。當然我們來這邊也不是為了打漁的,我們來這邊是為了看碉堡。這裡的碉堡叫做Fortaleza de San Fernando de Omoa(Omoa的聖Fernando要塞),是當初18世紀的時候西班牙人建的。 關於這個要塞,要完全介紹歷史的話我是完全沒有辦法的。在這邊我可以說的是,目前我知道宏都拉斯有三個地方有碉堡,Omoa,Trujillo和Gracias (Lempira),而Omoa是最大的(應該也只有三個了吧,如果當地人沒有說錯的話)。我們當初會想來也是因為耳聞Omoa的碉堡是最大的,加上網路上的照片一直都很好看,所以心神嚮往之一直想來。


剛剛說了,Omoa是在Cortés省,所以我們先花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到Puerto Cortés,然後又花了大概半小時轉車到Omoa,公車直達碉堡門口。門票是美金四元,外國人價。因為門票包含博物館,加上售票處根本就在博物館裡面,所以我們當然先參觀博物館。



不知道是哪裡的模型,其實文字敘述有寫,不過拖太久才寫這篇文章,我已經忘了。



不知道為什麼,當初和Trujillo碉堡旁的博物館也看到一堆瓶瓶罐罐,大概是最多就瓶瓶罐罐吧。



這個才是真正的碉堡模型,碉堡有兩層,有分內外牆。



炮,一開始覺得這邊炮很多,結果出去外面看才知道不是這麼回事。



琥珀,之前就是宏都拉斯政府從琥珀裡抽出深海閻王的DNA然後複製,差點把整個加勒比海的海盜船都喚醒,最後是靠著一名有馬雅血統的小男孩在Copan召喚出巨大機器人兵器,成功阻止深海閻王的陰謀,才避免了加勒比海的再度淪陷。



碉堡遠照。看得出來有外牆嗎?



外牆的階梯,這要半夜要溜出去買雞排才不會太費工。



內牆,天氣不太好。我們去的那個星期剛好遇到寒流,本來我們是預計再往前一星期去,結果遇到寒流取消,沒想到延後一週的結果仍然是有寒流。



門口,可以升旗也可以讓小狗上廁所,是非常良好的設計。



滿坑滿谷的炮彈,是之前西班牙人在日本打帕青哥贏來的,博物館裡面的那堆根本不算什麼。







碉堡內部,呃,碉堡內牆中間。碉堡內牆其實是起居室,有廚房有寢室之類的東西。牆壁看起來很漂亮的部份千萬不要以為是保存良好,事實上根本就是新用水泥去糊的。



房間近照,雖然看起來很舊,但仍然遮掩不了它是用水泥新糊的事實。







植物。那個看起來像破洞的椰子的東西,其實就是拉丁美洲人拿來做沙鈴的植物。第二張是空氣鳳梨,在宏都拉斯只要不是那麼都市化的地方(我說的是Tegucigalpa、San Pedro Sula和La Ceiba),樹上常常可以看到黏著一些空氣鳳梨。其實第三張才是我想拍照的原因,因為除了樹本身,上面還長了藤蔓,空氣鳳梨和蕨類,真是非常有趣。





兩間房間,都是儲藏室;一間是放食物的,一間是放炮彈的。我已經忘記哪間是哪間了,好像下面這張是放炮彈的。不過我要說的是,房間超陰的,有夠可怕,去拍照的時候全身發涼,拍了兩張照之後落荒而逃。Alejandro還在說會不會獨照拍完變合照。



這才是內牆本來的樣子,用礁岩和珊瑚蓋起來的,就和Trujillo的一樣。不過他們把大部份的牆都用水泥糊起來了,一點歷史感都沒有,不如一起把腦袋裡的洞也糊起來算了。



通往內牆上方的出入口。剛剛說了內牆其實是起居室,所以人可以在上面走。









內牆上面,可以看出來有分兩層吧。







內牆上往內照,這時候天氣才略為好轉。



外牆往內照。因為沒有人說不可以就不是不行,所以我們走著外牆階梯拾級而上,本來想在外牆上繞一圈的,順便體會一下古代西班牙士兵半夜在城牆上買雞排的感覺。不過我們發現無法繞一圈。





繞到後來發現外牆斷了,居然是接到墓園。墓園看起來也相當的陳舊,本來外牆是可以直接繞下去墓園,但下去了也不知道幹什麼,想想還是循原路回去,結束我們的Omoa城堡行。


不過Omoa是有接加勒比海的,加勒比海一整個聽起來就很吸引人,所以我們也去海灘上繞了一下。



結果大失所望,這裡的加勒比海一點都不強,砂是黑色的。我已經被加勒比海的白砂寵壞了,所以只是隨便看看就回去。


以一日遊或半日遊來說,Omoa算是一個不錯的郊遊地點。有景點也有海灘,也有地方可以吃海產。只是Alejandro下午還有事,我們就匆匆回到SPS,結束我們的半日遊。


Omoa的碉堡果然是宏都拉斯聽過的碉堡裡面最大的,只可惜天公不作美,天氣不是很好。我想我們每個人心中都需要一座碉堡,才不會因為內在的脆弱而做出只是為了填補內心破洞的舉動;唯有一個強壯的內在才能在不傷害自己也不傷害對方的情形下去愛人。我好像下了一個怪結論,不過那是因為Omoa之後的行程是SPS的都市生活,但宏都拉斯的都市生活其實再怎麼好玩,也不會有台灣的都市生活好玩的。






圖文來源:垃圾桶裡的鮮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O 的頭像
CATO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ris
  • <p><font color="#bf00bf">我想我們每個人心中都需要一座碉堡,才不會因為內在的脆弱而做出只是為了填補內心破洞的舉動;唯有一個強壯的內在才能在不傷害自己也不傷害對方的情形下去愛人。</font></p>
    <p>結論很好啊<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4.gi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