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El Valle也說不上多漂亮,但我想它一定會是我的巴拿馬行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幾個點之一。


今天因為還是巴拿馬工作日,所以依例是放生行程。一開始美美和Paloma並沒有幫我把這個點排進去行程裡。只是我也不想一直都待在巴拿馬市,他們說這個地方還不錯;我看了一下我的Lonely Planet,也說這個地方還不錯,殊不知相信LP就是我不幸的開端。但是誰又知道寂寞星球不管是在巴拿馬還是在宏都拉斯一樣都不可信呢?我只能說一句老話「人類在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無法從歷史學到任何教訓。」


El Valle是山谷的意思,不過這只是他的渾名,他真正的全名是叫El Valle de Antón,就是Antón谷的意思。每逢星期天有一個相當大的手工藝市場會在那邊舉辦,根據他們的說法,El Valle是巴拿馬的外國人都會去的地方。身為一個人在巴拿馬的外國人,我當然也是要去的。只是我不是週末去的,所以預計是不會碰到手工藝市場。


4/7/2009


一早我就獨自一人搭公車到客運中心,接著再搭兩個小時半的小巴士到El Valle。關於這段路,艾密立歐先生是這樣講的「路很爛,所以只有小巴開得上去。」我也做好了路途顛簸的準備。不過我從頭到尾不知道路爛在哪裡,一直到我下車為止,整條路都是柏油路。在宏都拉斯搭慣黃土路的我真的不了解路爛的點在哪裡,我想這會和我同事和我說「狗馬鴨呱的大樓」一樣,成為我的拉美十大永遠找不到的神秘景點之一。


我下車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多啦,我找了旅館,隨便逛一逛就打算來覓食。逛完了旅館旁邊的兩三家店舖,我打算去主街上的市場逛逛。才剛走到主街上,在一個小鋪子看到一直很漂亮的黑狗,我看了牠一眼,牠也看了我一眼。我心裡還想著「這隻狗滿漂亮的呢。」沒想到牠就撲上來了,對著我的小腿一口就咬了下去。我還反應不過來,黑狗就被店舖裡的人抱著了。我雖然是嚇了一跳,但我的小腿完全沒有痛的感覺,我想牠應該只是咬到褲子,既然人沒事我就笑了一下走開了。


走沒兩步到隔壁賣烤雞的店,老闆也有目睹事件經過,對我說「長褲、長褲」我瞄了一下我的長褲,媽呀,我這才注意到我長褲左腳的小腿部份破了一個大洞。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小腿,除了長褲之外,我的左小腿有一個米粒大小的傷口。原來不是沒事呀,所以我只好回頭去店舖找主人處理後續事宜。沒想到店舖裡的只是雇員而已,原來真正的主人是主街上面大店舖的老闆娘。不過老闆娘又說要等她先生回來處理,我只好繼續在那邊等。宏都拉斯待久的我越來越習慣於等待,這一等居然讓我等到十二點半。


被咬到之後我想了一下我應該要做的事,其實我應該還算冷靜,沒有什麼嚇到的感覺,我只是覺得有些事要處理一下而已。大概就是自己的長褲和傷口需要處理。我不覺得狗狗有錯,我想牠一定不曉得牠自己做了什麼好事;也很難說主人有錯,他們根本不在現場,真正要怪誰的話,似乎要怪千里迢迢跑到這裡來被咬的自己?但是怪自己又很不甘心,說來說去也只能說自己衰洨了。


好不容易等到主人來,我和他討論了一下我希望對於長褲的處置,然後要他帶我去看醫生。他說這裡沒有醫院只有衛生所,於是在走去衛生所的路上,我開始問他這狗有沒有狂犬病。不過我的西文和英文都沒有學過狂犬病要怎麼講,最後我也只能用西文和英文各問一次「你的狗是不是瘋了?」但想也知道這題的答案和老師通知父母小孩在學校打架一樣,答案會是「怎麼可能?我的小孩平常在家都很乖?」他也說他的狗沒瘋,他的狗是一隻乖狗狗。到了衛生所,護士幫我處理了一下傷口,我想該是來處理預防接種的時刻了,但是護士和狗主人和我講半天,我只聽得懂他們問我有沒有注射過「??」我聽了半天,「??」是T開頭的字,想了一下在這個時候會出現的疾病,印象中破傷風的英文是T開頭的。問他們是不是被鐵弄傷的時候用的,他們說對。我說我打過了,唉,這都是拜在台灣的兩次蠢舉所致(註:事後我去查,破傷風的英文是Tetanus,狂犬病是Rabies),而他們就沒有要幫我注射其他疫苗的意思了。


對於長褲我也和狗主人討論出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作法,於是我揮別了狗主人。此時心情已經大壞,但仍然需要強打精神繼續遊盪,不然我真的就白來了。打電話問了一下美美和Paloma他們都怎麼在這玩,我也翻了一下我帶來的LP,LP上面說Chorro El Macho瀑布(號稱60公尺)是這邊最漂亮的點之一,所以我決定往瀑布出發。





El Valle的路景。


瀑布離鎮中心大概是四公里左右的距離,本來預計四十分鐘走到,卻走了差不多快一小時。到了門口發現瀑布的門票漲了,從2 USD變成3.5 USD。不過都已經走四公里了,白白回去怎麼成,於是繳了錢入場。



瀑布入口的吊橋。







路景,走沒五分鐘就到瀑布了。







其實還滿讓人失望的,以前爬山看到的瀑布都漂亮多了,他們只是比較難以親近而已。我覺得這3.5 USD的投資積效很差,根本就是接近0。又再次證明寂寞星球在拉丁美洲的無用。算了一下時間似乎還早,我決定去看他們說的另一個景點,蟾蜍圖騰。



往蟾蜍圖騰的路途中拍的,但事後發現我根本就走錯路了。好不容易修正回對的路,發現蟾蜍圖騰確實和Paloma和美美他們說的一樣弱。







蟾蜍圖騰,有人看懂上面在畫什麼嗎?我是連蟾蜍的感覺都沒有。









這些才是真正在看蟾蜍圖騰時會看到的路景。本來覺得時間還早,要往對我最沒有吸引力的溫泉出發。但走到溫泉入口處才發現時間太晚他們已經關了(也才四點而已),只好摸著鼻子走回鎮中心。





因為真的是沒事幹,摸了一下在旅館吃飯洗澡寫明信片就結束今天的行程。


後記:


因為沒打疫苗有點不放心,畢竟狂犬病的致死率是100%;日治時代總督兒玉源太郎說的台灣人三大缺點「怕死、愛錢、要面子」我也全都有。所以回到狗馬鴨呱以後,在技術團的專家陪同下,我又去看了一次宏都拉斯的醫生,得到的處置是一模一樣,就是不用打針。但我也有在網路上查過一下巴拿馬狂犬病的狀況,(資料是西文的,如果我的理解沒錯的話)基本上巴拿馬不是真正的狂犬病疫區,大約從1972,1973年以後,就沒有狗和人的狂犬病例再發生。而巴拿馬為了預防狂犬病,基本上是有強制犬隻施打狂犬病疫苗的(當然,有沒有確實遵守是另一件事)。所以在那之後,有得到狂犬病的都是被蝙蝠咬傷的牛隻和馬隻。如果真的不幸狗狗沒打狂犬寎疫苗,被蝙蝠咬完又來咬我,那我也認了,只能說是命中註定啦。






圖文來源:垃圾桶裡的鮮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O 的頭像
CATO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