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千上萬的人選擇到聖週來到Antigua絕對不是專程來這裡當個潘仔(好啦,至少我不是),我想,大部份的人都是為了聖像遊行(Las procesiones)來的。


要說到聖像遊行,我想該從聖週(Semana santa)開始講起。講聖週大家可能會不知道在講什麼鳥,不過如果換一個講法,說是復活節,應該就會有比較熟悉的感覺了。聖週是為了紀念耶穌從被處死到復活的七日,是每年春分過後的第一次月圓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大致上來說會是每年農曆的二月或三月十五日到二十二日。至於七天中間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我不是教徒,我沒辦法明確的講出來,星期一到星期四我不知道,星期五是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星期天復活(請記住,在講聖週放假的原因時,動詞絕對不能使用慶祝這個動詞,這是政治不正確的說法,比較虔誠的教徒會生氣的)(至於為什麼耶穌生日是固定一天,復活要跟著春分跑來跑去,雖然我覺得我應該知道背後的原因,但這個問題也很政治不正確,還是不要在這裡討論的好)


在中美洲,聖週都會把耶穌像瑪麗亞像等聖像請出來出巡,他們把這叫做Las procesiones,每次遊行每個教堂都會有不同的主題也會請不同尊來出巡,到這邊以上的動作其實在歐洲國家也有(但似乎只是在南歐(?));但在中美洲各國在聖像遊行的同時,還會在出巡隊伍會經過的街上用花朵,松針,木屑排成各式各樣的圖案,他們叫alfombra(花地毯),等待聖像遊行隊伍行經時踩踏在上面(中美洲到底有幾個國家有我不是很確定,我確定的是宏都拉斯和瓜地馬拉都有)。整個紀念儀式的高潮是在星期五耶穌被處死當日,那時的出巡隊伍最為盛大,花地毯也最為漂亮。


Antigua的出巡隊伍和紀念儀式是中美洲最大的,除了神轎本身以外,還會有羅馬兵、罪犯等各種不同的角色,其實就是根據聖經耶穌復活的段落,把故事重演一遍(在這邊要幫我住的城市狗馬鴨呱廣告一下,狗馬鴨呱的聖週紀念儀式是宏都拉斯最大的)。同時隊伍還會伴隨著數以千計的彩衣人。在星期五耶穌被處死之前是穿紫色衣服,之後為表示哀悼變成黑衣物,星期天耶穌復活當日則是穿白衣。如果有幸有假期在聖週可以蒞臨Antigua的話,其實在聖週前一個星期六就已經有聖像遊行了,到Antigua的同時記得去遊客中心索取遊行時間和路線圖,才能在最短的時間看到最多的遊行(歐巴桑心態)。


雖然我星期一就入住Antigua,但我星期二又跑去Tikal,所以真正開始看到聖像遊行已經是星期三了。根據手冊,星期三的遊行是星期三下午。



聖像遊行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這幾個似乎是前導部隊,我知道每次有遊行的時候他們都會走在隊伍前端。



「模擬考的時候亂考沒有關係」我覺得全世界都是抱著這種心態,星期三的聖像遊行很明顯花地毯時常有亂排的。像這個就是松針鋪一鋪擺個幾朵花了事。





星期三的主題是「孩子們,讓我們迎向聖體(Vamos, niños, al Sagrario)」,所以扛轎人都是小孩子。我們在早上逛La Merced教堂時剛好遇到他們在分發遊行隊伍的位置。這些其實都是要付錢才能來參加的,並不是虔誠就可以隨便上的。(有注意到神轎下面有一排小孩子嗎?他們在撿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



排成的花地毯只有神轎可以踩過(我說一開始)。



神轎側面照。



不管是哪一次的遊行隊伍都有很多這種提燈人,說是燈也不對,裡面其實是炭和香精之類某些味道很強烈的東西混著在燒。燒的時候濃煙密佈相當....呃,刺鼻。他們一面燒還會一面甩著做簡協運動。我不確定這是否有神聖意義,不過在我看來,似乎驅趕不相干人等(譬如說我)的作用比較大,好幾次都很擔心被甩到,所以都要一直閃。









偷懶的花地毯和比較不偷懶的花地毯。(不過都是以星期三的標準而言,如果以星期五的標準....嘿嘿)



媽呀,這個小鬼超可愛的。我一開始看到就覺得實在是太可愛了,忍不住想偷拍,可是後來想想與其偷偷摸摸拍,把可愛的小孩拍成不可愛的,不如正大光明說要拍,於是我大膽(也是唯一一次)和他父母說「我可不可以拍你小孩的照片,因為實在太可愛」,他父母就驕傲的笑起來然後叫小孩給我拍。看到他我就想到Valedia(四歲),我在中美洲唯一有付出真心的女孩,自從她二月去上幼稚園之後就再也沒看過她了,哭哭。



阿姨,是什麼那麼好看?



個人覺得前面這個引路人有點酷似一次想打十個的甄子丹。我說的是有點酷似,有點,你懂嗎?



有必要嚇成這樣嗎?





他就是Antigua的吹笛人,只要這個人一吹笛,小孩就會成群結隊的過來(無誤)。



這是星期三我看到最繁複的花地毯,也相當有環保概念。這個標語是說「關心這個星球」。



不論白天晚上,耶穌都在你身旁。聖像遊行當然不會因為天黑這種小事就停下來。事實上晚上的聖像遊行也相當漂亮,在這個現代化社會,在神轎上打燈是少不了的。看了真的有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的感覺,根本就覺得是聖鬥士降臨了。


星期四似乎是高潮前的休息日,白天只有一場。不過其實因為我對聖像遊行的心思都放在星期五的高潮,所以其實我也沒有很關心星期四白天的聖像遊行。







這是在耶穌的學校(Escuela de Cristo)旁邊拍的,耶穌的學校前面有個小廣場,停了好幾組神轎,都是在講耶穌被處死的那一段過程。



我是知道羅馬兵在劇本裡是壞人的角色啦,但這匹馬的表情有必要做得那麼爽嗎?













星期四的花地毯就已經讓人覺得威了,不愧是第二天就要考大考的考生。



他們的角色真的很多元,除了羅馬兵以外,連跟著一起上刑場的犯人都有。





當神轎踏在花地毯那一刻,除了莊嚴以外,我覺得......我覺得我的心和靈魂都被狠狠的踐踏了。哭,怎麼會這樣,這麼漂亮的花地毯居然狠得下心踩上去。


星期五的遊行是最大的兩場,一場是從La Merced教堂出來的,另一場則是從耶穌(Escuela de Cristo)的學校出來的。La Merced教堂的出巡是從清晨就開始,根據旅客中心的情報是早上四點。身為一個專業愛湊熱鬧的歐巴桑,我想這種事不是要衝第一個就是要穩在最後一個,沒想到艾瑪小姐、Ariel和Ariel弟都有志一同,於是我們約了半夜三點在旅館門口集合。至於Rocío,因為半夜三點起床不是他的忍道,所以只好把他留在旅館。


我半夜三點準時出現在旅館門口,卻發現只有艾馬小姐鬼鬼祟祟的探頭出來,說Ariel和Ariel弟還要再一下,於是我們兩個就先跑去看已經從半夜挑燈夜戰開始排列的花地毯。



半夜開始排的花地毯。根據我有參與(Comayagua)花地毯排列的西文老師說,都要熬夜排的,排到後來連手都沒辦法舉。


沒想到我們兩人高唱等呀等呀等呀等,都三點半了還是等不到人,一直到後來我們才發現其實他們早已出來,只是因為沒看到我們在看別人排花地毯所以整個失之交臂。俗話說「再忙也要和你喝杯咖啡」雖然快已經四點了,但為了等會的力氣,我們還是先去中央公園旁邊的咖啡廳買了咖啡來嗑。


一面祈禱這邊的神明出巡就和拉丁美洲人一樣守時,我們到了La Merced教堂門口。一點都不意外的有這種「我也要湊熱鬧拍出門的那瞬間」的人不只我們一個,到門口早已經擠得水洩不通人比螞蟻多。不過萬幸的是一直到我們卡到不錯的位置前,神轎一直都還在教堂裡面。







出來了!


終於等到神轎破門而出的那一刻,好啦,並沒有破門而出,其實是肅穆而莊嚴的緩慢行進。隨著神轎隊伍的行進,跟在其後的樂隊也吹奏出哀悼的喪歌。已有多次攔轎經驗的我覺得這樣我們永遠只會埋沒在人群中拍到一堆頭,商量一下我們決定先在隊伍前面拍那些花地毯。於是我在眾人簇擁下(我的意思是簇擁神轎),自封為攔轎教主,跟著其他滯(中)美(洲)台人一起奔往隊伍的前方。


我剛剛就有講過,一定要先去旅客中心拿路線圖。不過旅客中心的路線圖實際上最準的是當天發當天的聖像遊行,更之前拿到的通常只有大概對,我是說只有中午下午和晚上可以參考,出巡的教堂是準確,其他通通不可信。不過星期五La Merced早上四點這一場因為時段太早,其實根本沒有可以參考的路線圖能讓人拿。於是我們在錯過幾個街頭之後終於找到的隊伍會經過的路段。



連馬車都出來了!


星期五的花地毯完全和其他日子是不同等級的,用老梗七龍珠來比喻的話,如果其他日子的花地毯是克林天津飯的話,那今天的花地毯全部都是賽亞人,不是普通的壯觀,有那種延伸兩三個路口在昏暗的清晨看不到盡頭也拍不下來的花地毯。


我們一面說著這邊的聖像遊行和我國的媽祖繞境相似度驚人的高,一面等著出巡隊伍。別的不說,光是這些紫衣人其實也是要花大錢才能有扛神轎扮士兵或是在隊伍旁邊跟著一起嘻嘻哈哈佔一席之地就很像媽祖繞境了(對,我是說那些紫衣人嘻嘻哈哈講手機的一堆,實在讓人感覺不到他們的莊嚴)。不過說著說著隊伍的耶穌像經過時居然瞪了我們一眼,害我們全部都一驚。



瞪我的就是他!



瞪完我們以後就扛著十字架頭也不回的走了。


隊伍經過以後我們決定前往下個地點攔轎,但同時因為Ariel弟似乎有點微恙,我們從剛剛就開始找藥局卻遍尋不著一間有開的,但神奇的事發生了,就在遊行隊伍主耶穌的神轎再一次經過我們時,我們找到了一家有開的藥局。我們衝了進去用半生不熟的西文描述症狀,在好不容易讓藥局老闆了解症狀到底是什麼而且我們不是在開玩笑的情形下買到了藥。我們出了藥局門口,居然聖母瑪麗亞的神轎也在同時經過,這......當下我們就勸Ariel弟受洗,不過當然也只是說說而已。



萬福!聖母瑪麗亞!


經過一番折騰其實大家都累了,而且其實這次的假期為了跟旅行團或是衝行程,常常每天都是四點左右就起床了,此刻我們的人生就算不是黑白的,大概也只剩下256色。我們決定要邊拍照邊往旅館走回去休息。







星期五的花地毯等級和之前的真的完全不同。





還有各式各樣的創意,譬如說:最後的晚餐。



但是也有一些看起來踩了會很痛的,譬如說這個,全部都是瓦片,破了不會很危險嗎?





個人覺得所有看到的花地毯中最威的一幅,居然是耶穌頭像。





真的是很有創意,看得出來兩張照片的關聯吧!


回到旅館以後我的老人症頭發作,根本睡不著,在床上扭來扭去翻來覆去輾轉反側就是無法入眠,補眠真的是年輕人的幸福,而我已經不是年輕人了。在Rocío起床後我終於放棄,繼續再次跟著Rocío去看聖像遊行。我們一樣邊走邊拍到了中央公園。









真的是很嘆為觀止的花地毯!和今天的比起來,其他天的很像是  (請自行填空)。





















中央公園前的花地毯。像這種的明顯有作弊,他們會在排的時候一面拿油漆噴(在噴別幅的時候我有看到)


運氣不錯的是我們到中央公園的時候剛好神轎也經過那邊。在擇日不如撞日的情況下我們就留下來拍了。結果耶穌像在經過時又瞪了我一眼。



不要再瞪我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相信課本漫畫,跟著別人相信塞亞人是猴子變的。(生物小常識:有尾巴的叫猴,沒尾巴的叫猿喔)



再給你一次機會:試申論賽亞人和猴子的關係?


在中央公園裡,我已經完全確定了跟著這次最大的神轎走其實是拍不到什麼東西,只有一堆頭而已,不如放棄隊伍專心拍花地毯。和Rocío講一講他也同意我的看法,於是我們兩個人默默離開了中央公園。





創意奔放,熱情無限。印地安耶穌!





從瓦片花地毯之後,我一直覺得有些花地毯真的讓人猜都猜不透,說不定是和扛轎人有仇才出來擺的。譬如說這個,芒果和西瓜是怎麼回事,踩下去不會很胎哥嗎?







還有這些小紫衣人,小天使的,踩下去不知道是什麼感覺?麵包蜥蜴也是呀,你看眼睛是用蕃茄做的,踩下去真的很不得了耶。











一些超賽亞人等級的花地毯。





花地毯乃是現實世界的縮影!


過了聖像遊行,我們兩個人的目的地又不同了,於是我們再次各奔前程說了再會。逛完了Santo Domingo,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去衝耶穌的學校的聖像遊行。到了街上才發現滿滿都是黑衣人,在台灣看到黑衣人的第一個反應是不要打我;後來聽別人說才知道穿黑衣是為了表示哀悼,這次我第一次知道這件事,不然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為遊行隊伍都穿紫衣的。


可我發現自己已經氣力放盡心有餘而力不足了,早上兩點半起床真的讓我受不了,加上我去索取路線圖早就已經發完;乾脆忍痛放棄其後的聖像遊行,乖乖的龜回去休息恢復體力。



沒有路線圖所以卡不到好位置,但請注意一下,神轎下面是穿黑衣的。





不只我累了,他們也累了。你看十字架都歪了。


看完聖像遊行我們都有一種對不起媽祖的感覺,別人家的耶穌出巡我們都衝了,自己家的媽祖繞境反而沒有衝,這樣對嗎?這次寫遊記,因為我覺得兩者實在很接近,所以我也刻意使用相似的詞彙來描述。我覺得兩邊扛神轎的虔誠心態都相同,沒有孰高孰低的問題,所以是有意這樣寫的。但仔細想想我其實也沒多少選擇,不然,如果照著「不要崇拜偶像」的說法,我還實在不知道怎麼寫勒。






圖文來源:垃圾桶裡的鮮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O 的頭像
CATO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