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以前就一直想去Olancho。Olancho是宏都拉斯東部大省,面積約和台灣一樣大。早在三月左右就安排了到Olancho的出遊計畫,只是事情總有變化,一直到最近,覺得再不去就沒時間了,一定要把握時間衝一發才成行。


這次的目標是Olancho的兩個大城市,Catacamas和Juticalpa。先從Catacamas開始說好了,Catacamas是這次出遊的主要目標,更精確一點的說,是位於Catacamas附近的石灰岩洞,La cueva de Talgua。雖然不注意可能看不出來,但宏都拉斯的生活和石灰總是脫離不了關係。


最基本的當然就是水了,因為地質是石灰岩地質,所以這邊的水都是硬水,飲用水都是要靠買的。但這是在自己可以控制的情形下,事實上因為經濟因素,不少家庭還是直接飲用硬水來當飲用水。而且在外面吃飯的時候,誰也不知道餐廳裡用的水是什麼水。就當作喝的水都不是硬水好了,在一些水質控制比較差的地方,水龍頭扭開的水時常就是乳白色的。好啦,退一百步論,只看無色透明的水好了,在我住的狗馬鴨呱,蓮蓬頭大概兩三個月就定期通一下,不然就會因為石灰阻塞出水口讓水變得很小。


而且其實吃也吃了不少,如果書上講的沒錯,我們天天在吃的Tortilla也會透過石灰水加工,一方面是因為省錢,一方面是石灰水可以逼出玉米的營養(?)。總之,吃的用的喝的都和石灰脫離不了關係,整個人搞到後來都要結石了。如果有一天,我在口業滿貫的情況下還能燒出舍利子,宏都拉斯的生活必然功不可沒。而Juticalpa就是Olancho省會,東部第一大城,好了,我介紹完了。


因為行程關係,星期五晚上我和替代役弟兄Sam兩人就從狗馬鴨呱趕到首都去。正好趕上了小魏為學生辦的告別Party(不過要離開的人是小魏)。如同台灣人需要健康,宏都拉斯大學生也需要練習中文。我們兩個也順理成章的加入他們的聊天。不要問我聊天內容了,我每天講過的垃圾話那麼多,是不可能記得聊天內容的,不然我頭腦早就被垃圾話塞滿了(而且現在已經差不多了)。比較有去的是後來的拉二胡大會,看著宏都拉斯大學生小心翼翼、溫柔婉約的拉著二胡,讓我不禁有一個小小願望:就是等你二胡練成以後可以請你畫屍妝唱一下閃靈的「海息」嗎?


隔天我們一早七點半就出發,卻因為車站的效率不甚夠,一直到九點多才從首都出車。到Juticalpa已經是十一點快半的事情了。在這裡我們要和當地的大學生Dolly、Raul和Juli碰面(當然是有認識)。以前說過了「我就來」這件事乃是中美洲三大謊言之一,因此雖然他們也是說「我就來」但實際碰到面已經是十二點多快一點的事了。


人家說「呷果子拜樹頭,腎結石要看石灰岩洞」,碰面以後馬不停蹄往Catacamas出發。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們星期一就要考期中考了,他們此舉簡直是捨命陪君子,害我們相當不好意思,不過還是厚著臉皮繼續出發。雖說是馬不停蹄,但我們也沒有很早到,因為我們雖然沒有走錯路,但一直在猶豫正確的路在哪裡。等到好不容易到了,已經兩點半多快三點了。洞窟四點關閉,二話不說,立刻殺進洞窟。



這其實是一個國家公園,入口有標示「Cuevas de Talgua」就是Talgua洞窟啦。



同行的同伴,依次是Raul、Dolly、Juli和聖閔。



我很喜歡這條小溪,在太陽底下一直閃著金光。



導遊,大致上只有介紹「這是石筍」「這是石鐘乳」,還有最後在洞穴中間及洞穴可參觀部份的盡頭有介紹而已(後述)。



入口,我們一直都是走在鐵板上面的,這個洞穴水要大不大的,說不大又會弄濕腳,但又沒有大到可以搭船。所以他們做了一個鐵板的走道。



但是我覺得非常厲害一點是,他們選的燈光都是這種黃紅色系的,打光起來整個洞窟超級漂亮的,是我看過的石灰岩洞裡面前三漂亮的吧。



石鐘乳,有看到我有不小心照到滴下來的水滴嗎?導遊說每50年才能累積一公釐。



中間忽然有一段開闊空間,導遊就開始說某某地方像什麼。我可能照相沒有照好,但當時,是覺得洞窟相當漂亮的。



譬如說這個,中間偏左那一團紅色的東西,導遊就說像天使的頭,我是沒看過天使長怎樣,不過我怎樣也看不出來天使的頭在哪裡。



我還是要再說一次,是真的很漂亮。這個亮白色的背影是由Raul提供的。(請注意鐵梯,真的是一路走在上面)



通道盡頭是一個往上的鐵梯,導遊說上面還有一些東西(聽說是一些史前人類遺跡啦),不過現在不開放參觀,而且聽說有些危險。



事實上,就在鐵梯的另一邊,才是真正的洞穴深處,根據導遊的說法,已經花了12個半小時往下走了至少12公里,至今都還沒見底。此後Dolly表示這是舊資料,又探勘了更深的部份,只是似乎還沒見底(超酷的)。


之後就是原路折返。





當我迎向出口(就是入口)時,外面的森林也是閃著金光的;而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洞穴的外面就是天堂。



就要離開了。


出來的時候已經靠近四點,有注意到之前一直沒提吃飯嗎?因為確實是沒吃,雖然我沒有,不過其他人似乎都餓了,所以把目標訂在餐廳,出發!之前來時是Raul開的車,不過Dolly似乎很想開車,就拜託Raul讓她開,所以回程時變Dolly開車。


在Catacamas解決了我們的午晚餐之後我們繼續在Catacamas逛。其實我們全部都沒來過,所以就變宏都拉斯人跟著兩個滯宏台人走。但這樣走壓力實在是很大,所以我們草草了事回到Julticalpa。





我說過了,壓力很大,Catacamas的中央公園也不特別漂亮,所以我只照了幾張就閃人。但第二張並不是中央公園,只是中央教堂旁邊的一個通道而已。


到Julticalpa他們帶我們到旅館。在辦完住房手續本來想告別,畢竟下次相見已經不知是何年何月,不過他們已經離開了。哭哭,都來不及說再見的。事後傳來解釋說原來是因為Julticalpa有一座橋是晚上到了不知道幾點就會封閉,就沒辦法回家。所以沒辦法告別就走人了,唉唉。只好和他們說日後有機會再相逢,雖然真的不知道是何時。在這邊我要說的是,真的很開心能大家一起出來玩;不過,Dolly,下次不知道往哪裡開的時候,不要就把車子停在快車道中間好嗎?


隔天起床繼續逛Julticalpa,發現Julticalpa其實也沒多大。Julticalpa是一個周遭景緻漂亮,但其實沒什麼特別景點的地方。拍個照我們就決定打道回府。不過又因為客運公司效率不高,又在客運站等了一個多小時......不過一切都不重要,反正短時間看起來不會再來了。



Juticalpa中央公園裡有很多雕像,像這尊就是一個古巴人,不過我不知道這尊和Juticalpa有什麼關係。



這個阿伯超健談,從前一天晚上我們亂逛就把我們抓住以後一直聊天,隔天早上看到我們又抓住我們滔滔不絕講了十幾二十分鐘。據他說他阿公是日本人。然後抱著的是他孫女,還滿可愛的,有五個月大。但是已經帶耳環了,酷。後面那個像客棧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從前的政府機關,已經在很多地方都看到類似的房舍,譬如說瓜地馬拉的Antigua。



Juticalpa的中央教堂。



遠方這樣雲霧繚繞的,有火山感。不過我要說的是我喜歡山上那棟紅色的小房子。






圖文來源:垃圾桶裡的鮮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O 的頭像
CATO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