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課的這家語言學校,設備真的很齊全,除了學生上課用的到的設施之外,學校裡面還附設了一家旅行社,可以幫你安排旅遊活動,或是前往其他城市的交通運輸。因為我上課的一個禮拜期間,還橫跨了一個週末,所以我到這間附設的旅行社看一看有沒有什麼 週末的活動可以參加。


旅行社在學校的後院裡,我進去之後才發現原來這也是一家對外營業的旅行社,辦公室大門正對著學校背面的另一條街道,不過與外面客人不同的是,語言學校的學生可以有九折的優待。旅行社裡的一位職員向我介紹這個週末的一些活動,最熱門的是到隔壁一個城鎮參觀那裡瑪雅原住民的傳統市集,或者到 San Padro 旁邊的阿蒂特藍湖兩日遊。但是這兩個地方都是我下一站要去的地方,沒有必要現在去,於是我就報名參加了一個較冷門的登山活動,攀登聖塔瑪麗亞火山。


那職員告訴我這個活動頗辛苦,要一大早出發,然後花四個小時爬上山,再花四個小時下山,來回共要八個小時,而且早晨的時候很冷,必須要帶雪衣。我想我的體力應該沒有問題,但是我在中美洲旅行,沒有禦寒的雪衣。那職員很好心的找了一件太空衣借給我,雖然看起來髒髒舊舊的,但是穿起來很保暖。


星期天一大早,天都還沒有亮,我就帶了雪衣到旅行社門口等車。沒一會,我們的嚮導出現了,是一個年紀很輕的年輕人,大概剛滿十八歲吧,他一句英文也不會講,於是我用著這兩天剛學到的一些基本西班牙語和他打招呼。接著去聖塔瑪麗亞火山的小客車準時出現,裡面已經坐了今天要一起爬山的其他四個個同伴 Lily, Juli,  Susan 和 Amanda。


車子開到火山山腳下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我們大家下車整裝出發,這時才發現,那旅行社的職員所言不假,這裡真的冷得不得了,氣溫低的接近零度。我趕快將我借來的雪衣穿上,還戴上我在當地買的毛線帽,並且學會了用西班牙語說 Tengo frio!(我好冷!)。剛開始還只是普通的陡坡,但是我已經走的滿頭大汗,雪衣也穿不住了,脫下來拿在手上。但是雖然是普通陡坡,還是頗累人,我們一群人一段時間就得停下來喘口氣。可是只要一停下來,很快就會感到四周寒氣凍人,又得將雪衣穿上,然後開始走路時又是滿頭大汗,又要將雪衣脫掉。所以我們一路走走停停,我的雪衣也要穿穿脫脫,直到太陽出來以後,我才將雪衣收起來。我也學會了那年輕小嚮導一直喊的一句話,Vamos! ( 上路了!)


走著走著,我和同伴們熟絡起來,大家開始聊天。原來 Lily 和 Juli 是高中同學,他們約了一起到瓜地馬拉來玩。 Lily 現在是個律師,Juli 住在紐約,是個跳芭蕾舞的舞蹈家。而最令人欽佩的是 Susan 和 Amanda,他們兩人一個是醫生,一個是護士,是一起到瓜地馬拉來做醫療服務的義工。更令人訝異的是,他們不屬於任何慈善機構,他們兩人的志願服務完全是出於助人的個人行動。他說他們兩人以前是哈佛醫學院的同事,兩個人講好每年會空出兩個月的時間,自費採購醫療藥品後帶到落後國家來義診,他們每一次來會找一個落後的原住民小鎮,租一間房子在那裡幫人看病。兩個月期滿離開的時候,就把剩下的藥品送到當地的紅十字會。他們這樣子做已經三年了。我聽了心裡實在非常佩服,這是多麼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啊!。也多虧 Susan 和 Amanda 多年的義診經驗,他們兩人的西班牙文已經非常的流利,我們大家才得以跟嚮導溝通。


這座聖塔瑪麗亞火山是完美的圓錐形,之前的緩坡在火山腳下轉變為 45 度的陡坡,每踏一步都很吃力。才走了一個多小時,Amanda 就不太行了,他臉漲紅得不得了,好像喘不過氣來。他看起來身材稍胖,應該是個很少運動的都市女孩。休息了一下,Amanda 站起來很勇敢的繼續向前走。我開玩笑的說,沒關係,我們這裡有醫生,有什麼問題 Susan 會救你。Susan 馬上很緊張的說,哇!千萬不要逞強,我沒有帶任何藥物,出了事我救不了你。不過 Amanda 真的很勇敢,之後的三個鐘頭不停的 45 度上坡,他再也沒喊一聲累。反倒是我爬的快不行了,我喘的跟狗一樣,但是我看其他女生悶不吭聲,勇往直前(也許是累的說不出話來了吧),我只好為了面子咬緊牙關繼續爬,嘴裡不斷地說著 Estoy bien... estoy bien...(我沒問題,我沒問題)。


沿路看到很多當地人一路用跑的上山,看起來似乎正在進行某種訓練。他們只穿汗衫,甚至打赤膊,強壯得像超人,我還看到一個大鬍子選手,鬍子因為太冷結冰了全部變成白色。有幾個要到頂上賣冰水的小販更辛苦,他們背了一大箱的汽水和冰塊要到山頂上去賣。我心裡想如果那些汽水沒賣完,不就還要再背下山?這生意真是不好做啊!


山路除了陡峭,地面還全是一層厚厚的霜,有些地方甚至厚的像碎冰一樣了。四周的風景從平地,到丘陵,到 45 度陡坡,到火山頂峰,隨著高度一直不斷的改變。到接近山頂的地方,感覺離地面很遠了,好像從飛機上看下來一般。


上山很辛苦,沒想到下山也不輕鬆。因為坡太陡,所以我們必須小心翼翼。更糟糕的是,上山時所看到地上結的冰霜,已經完全融化掉了,一路上泥濘不堪,稍不留意就會滑倒。難怪我報名的時候,我問旅行社的職員總共要花多少時間,他說上山四小時,下山四小時。我好奇的問他,難道下山沒有比較快嗎?他只笑笑說,這座山下山很困難。現在我終於懂了。


結束時我又學會了一句話,Estoy consado. (我累斃了)


~~~~


遠方的就是聖塔瑪麗亞火山





路上全是白色的霜



有的地方結冰了



一大清早的風光



我們越爬越高了



終於爬到了山頂



瑪雅原住民會到山上來生火祭拜



籠子裡是原住民帶上來祭拜的活雞



我,Susan, Amanda, Lily 和 Juli








圖文來源:流浪中南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O 的頭像
CATO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