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學校開學的當天我也從青年旅館搬到了寄宿家庭。大部分在這裡上語言學校的學生都會選擇住在寄宿家庭,因為這樣可以深入了解當地文化,也會有更多機會練習所學習的西班牙文。否則在青年旅館裡每天和外國人打交道,西班牙語沒學好,反倒是英文進步了不少。況且住在寄宿家庭比住在青年旅館更便宜,因為每天的三餐都會和寄宿家庭一起吃,省下了出外找餐廳的花費和麻煩。我唯一擔心的就是我一句西班牙語也不懂,不知道該如何和寄宿家庭裡的人從早到晚的生活在一起。


那天是第一次課程結束的中午,語言學校的職員告訴我,我的寄宿家庭會到學校門口來接我。於是我像個小學生一樣抱著我的背包坐在門口的台階上,伸長了脖子眺望著長巷的盡頭等待寄宿家庭的出現,心裡一方面緊張的擔心寄宿家庭會不會忘了來接我,另一方面又擔心待會兒見了面不知該說些什麼。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口裡喃喃自語不斷的重複練習著半個鐘頭前才學到的幾句打招呼用語和自我介紹的句子。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一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女孩匆匆忙忙的走來,他一看到我就笑著對我說 Hola!,我也向他說了 Hola! 接著我就語塞把剛學的句子都忘光了。他知道我不會說西班牙語,於是舉起手臂搖了搖做個 "跟我來" 的手勢,我背起包包默默的跟在他的後面走。結果才走到隔壁的巷子就到了,他指著一扇黑色的大門說,就是這裡。原來語言學校為了學生的安全與方便,幫我們找的寄宿家庭都位在距離語言學校的五百公尺內。


走進大門是車庫,停了一台嶄新的黑色轎車,看來這是一個環境不錯的家庭。再走進客廳,歡迎我的是一對老夫婦和他們的小孫子。出乎我意料的,那位老媽媽會說流利的英語。老媽媽告訴我他的名字叫安娜 (Ana),老伯伯叫 Paco ,胖胖的小孫子叫 David,剛剛去接我的是他們的女兒也是叫安娜,也就是小孫子的母親。我實在很疑惑家裡兩個都叫安娜,難道不會搞混嗎?老安娜說她以前曾經去美國打工,所以會說英文,家裡其他人就不行了,Paco 想跟我聊天,但是必須不斷的翻查他的英文字典。可愛的David 只要一聽我開口說英文就哈哈笑。因為老安娜會說英文,我心裡像是放下了一顆大石頭,很快的就和他們一家人打成一片。


小安娜帶我到我的房間。裡面有一張書桌,一張鋪好的床,房間裡還有我個人的衛浴設備。我放下了大背包, 然後大家一起吃中飯。


這是我在寄宿家庭的第一餐,老安娜做了瓜地馬拉這裡常吃的薄片牛排,還有一種酸酸甜甜的生菜沙拉,非常好吃,我吃的一直讚不絕口,全家人在餐桌上吃的好開心。他們不斷的告訴我餐桌上各種東西的西班牙語怎麼說,David 不會說英語,但是不停手舞足蹈的表演那些食物材料的來源,一會兒扮牛,一會兒學雞走路,逗的大家哈哈大笑。我想他們大概以為我有超人的記憶力,塞給我一大堆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聽過的西班牙單字,看來想要我在一頓飯的時間裡就練就成和他們溝通的能力。無奈我這個人生下來記憶力就很差,跟著大家唸了半天還是一個單字都記不住。我還搞笑得將一粒超級麻辣辣椒種子吃下了肚,他們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那大概是我這輩子吃過最辣的東西了,一顆小小的辣椒子像胡椒粒一般大,辣的我臉紅脖子粗,痛哭流涕。小安娜衝進廚房拿了一茶匙的鹽巴給我,她說把鹽巴放在舌尖上就不難過了。我鎮定下來後搖著手跟他們說 Estoy Bien, Estoy Bien... (我沒事,我沒事),眼睛裡還流著眼淚,惹著他們全家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


就在語言學校隔壁巷子裡的寄宿家庭



溫暖的寄宿家庭



可愛寶貝 David



典型的瓜地馬拉食物



老安娜幫我準備的鬆餅早餐








圖文來源:流浪中南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O 的頭像
CATO

中美洲旅遊部落格

C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